百草小说 文字,给你无穷想象

【天魔】(6-8集)作者:棺材?的笑声

01.21 01:18

差20多个好友帮我评个分~拜託了

【活动】嫦娥奔月,捷足先登


【天魔】第六集

「第一章」双飞之夜
  饱满的酥胸,漂亮的浑圆、洁白的乳肉,散发着让人几乎要晕厥过去的乳香,
小小的乳头就像美丽的樱桃一样,粉嫩中带有柔弱的可爱。杨存只是一口含上,
一瞬间处女那种独特的香气似乎就钻入口腔,比最好的美酒更醉人,令杨存的意
识几乎在一瞬间变得有点模糊。

  「呀,痒,别……」安宁小脸顿时满是红润,僵硬的身子也忍不住打了个冷
颤,只是这时她的呼吸已经略有紊乱,半眯着眼害羞的别过头去,几乎都不敢看
杨存埋在她胸口的脑袋。

  「不只是痒吧。」杨存含糊不清的哼着,双手齐出抓住她那对可爱的小嫩乳
不停揉弄着,不停爱抚着这对尚是青涩的小宝贝,嘴巴不停在她两颗可爱的乳头
上来回游走,或是用牙齿挑逗般轻轻咬着,或是用舌头温柔的挤压,贪婪的品嚐
着处女那特有的反应。

  「姐,别、别抓我的手……呀……」年幼的安宁顿时发出抑製不住的嘤咛,
声音低低的略微嘶哑,像是哭泣又像是欢愉。她的小脑袋嗡嗡作响,胸前男人粗
糙的舌头、粗鲁的揉弄带来的刺激让她几乎要断气了。

  「宁儿,舒服吗?」安巧在旁原本还有些吃醋,可一看妹妹此时脸上的紧张
慢慢被动情的迷蒙取代,也轻轻放开她的双手,从背后一把抱住妹妹娇嫩的身子,
柔声说:「听姐的,别害怕,别紧张。」

  「宁儿的身子真香啊……」杨存红着眼哼了一声,忍不住粗鲁的将安宁一把
扑倒在床上。整个脑袋几乎都埋在她的嫩乳上,肆无忌惮品嚐着少女的处女身,
添着她性感的锁骨及雪白的嫩乳,恨不能将这可爱的宝贝一口吞下。

  「呀,好,呜……」安宁顿时呼吸更是急促,不只小脸充血般发红,就连那
精灵般可爱的小耳朵都红通通的。本想 起手遮住自己的胸脯,可此时骨头却像
是酥掉一样,那特殊的感觉直让身体忍不住躁动,舒服得连 一下手的力气都没
了。

  就在安宁已经被情欲的浪潮淹没时,突然下半身微微一凉,顿时本能的收拢
一下双腿,惊唤道:「啊,姐,你做什幺?」杨存低头看了一下,这才看见安巧
此时已经将安宁唯一的遮羞亵裤脱下,带着既温柔又有些吃醋的眼神看了看杨存。

  「巧巧宝贝真乖啊。」杨存心 顿时有点愧疚,这还真是有了新人忘旧人,
自己一直爱抚着安宁,却冷落这乖巧可人的大宝贝。他连忙坐起身来,一把将安
巧依旧滚烫的小身体搂住,一边吻着她的嘴唇一边感动的说:「你太好了,真是
爱死你这个人了!」

  「您、您好好陪宁儿啊……」安巧顿时神色一软,羞答答的「哼」了一声以
示大方,不过这时杨存可不会如她的愿,色手驾轻就熟的摸到她的胸前,握抓她
可爱的嫩乳后开始揉弄轻抚!安巧顿时浑身一软,呻吟一声后柔顺的靠在杨存胸
前。

  「宁儿宝贝,你也来!」杨存脑子兴奋得一下有点嗡嗡直跳,左手一搂,将
安宁此时柔若无骨的身子也搂到自己的怀 ,当然也是不客气的一手握住她的嫩
乳揉弄起来!看着这对美丽的双胞胎姊妹花在自己怀 ,这时的杨存幸福得有些
发晕,甚至有点不敢相信眼前的是现实。

  「讨厌,不要这样……」安巧动情的喘息之余,也害羞的嗔了一声,在同一
个男人的怀 ,姐妹俩麵对麵看着对方,那怪手又不老实的摸着她,身子微微颤
抖,让她羞于被妹妹看到自己这时的模样。

  「我……啊……」安宁也难为情到极点,不过此时胸前带来的美妙感觉却让
她提不起力气反抗,害羞的话还来不及说出来,杨存狠狠的一吻又让她彻底迷糊
了,除了闭着眼偶尔呻吟之外,小香舌被含住逗弄,就已经足以让她脑子一片空
白。

  左拥右抱,腿上各坐着一个活色生香的小美人,杨存可忙坏了。眼睛满是淫
光的左顾右盼,就是分不清到底是安宁漂亮还是安巧迷人。手上各握着她们一边
漂亮的嫩乳,手感都是丰腴柔软要人老命,为了让小姐妹不要害羞,还来回亲吻
着、爱抚着她们。忙啊,忙得杨存恨不得这辈子都是劳碌命。

  好一阵子的爱抚,以满身大汗的代价将小姐妹都挑逗得意乱情迷,默许这荒
唐的事实以后,杨存已经按捺不住心 澎湃的色意。他将她们的小脑袋慢慢凑到
眼前,粗喘着红着眼说:「来,宝贝,一起伸出舌头来,让我好好嚐嚐。」

  安宁和安巧眼 已经满是动情的水雾,彼此轻喘着满麵都是动情的红润,害
羞的互看一眼,安巧又娇嗔的白了杨存一眼,闭上眼眸,小口微张,伸出那红润
香巧的小嫩舌。安宁一看也浑身一颤,闭上眼睛,学着姐姐伸出那紧张木讷的丁
香小舌,在越来越急促的呼吸中,等待着接下来让她不敢想的豔事。

  两个如此可爱迷人的少女一丝不挂的伸出她们的丁香小舌任人品嚐,看她们
青涩小脸上情欲的红晕,光是闻着她们急促的喘息所带来的香气就让杨存感觉自
己的血管几乎快爆炸,脑子嗡嗡作响的同时,也失去了思考能力。本能的微微往
前,轻轻舔了舔安宁的舌头,感觉到她浑身一颤,本能的想缩回去,马上紧紧含
住,疯狂吸吮起来,吸吮得让她几乎都要晕厥。

  他对安巧也是如法炮製。空气 弥漫的情欲让两名少女越来越不拘束,任由
杨存这样淫秽而又大胆的品嚐着她们芬芳的小口,在两条舌头上来回舔着,并在
颤抖中牵出一丝透明的情线。渐渐的意乱情迷中,她们也开始轻哼并微微的配合
着,颤抖的配合着杨存的挑逗,丁香小舌也开始有了主动的迎合。

  彼此的呼吸几乎都吹拂在每一个毛孔上,空气 越来越灼热的温度让彼此的
身体都浮现一种美妙至极的红润。少女姐妹在杨存的调教下越来越不受拘束,闭
着眼一阵来回的销魂湿吻后,杨存脑子 已是邪念一起,牵引着小姐妹一起亲吻
着,三条舌头交织在——起,来了一个淫秽至极的群吻,同时享受着她们丁香小
舌温柔舔着自己的嘴唇,又欣赏着眼前的豔景,杨存几乎快要疯了。

  小姐妹感觉到异样,带来美妙的已经不只是男人粗糙的舌头,更有女孩那分
特有的柔软。她们出自本能的都想退缩,但无奈被杨存紧紧抱住,再加上一阵连
续的爱抚下,她们也迷糊的默许了这个事实,害羞而又好奇的亲吻着彼此的舌头,
在越来越急促的呼吸中品嚐着男女之间完全不一样的滋味。

  一轮亲吻让杨存几乎快要窒息,更让小姐妹浑身酥软如泥,几乎没有动弹的
力气。这时抱着她们柔软细嫩的身体,杨存憋着的兽欲几乎要从身体 炸开,三
个人一起倒在床上,小姐妹已经瘫软着娇喘连连,而杨存更是冲动,猛然就扑了
上去,在姐妹的娇吟中品嚐着她们的身体,亲吻着她们的嫩乳,享受着身上两具
一模一样的身体带来快无法计算的快感。

  「爷,我,好酸……」安巧娇滴滴的呻吟着,双手不自觉抱着妹妹的手臂,
眼眸 一阵迷离,任由杨存摆布着。安宁更是糟糕,这阵挑逗的刺激性似乎太大
了,她几乎只剩下喘息的分,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柔软的身体、吹弹可破的肌肤和嫩乳的弹性叫杨存爱不释手,不过当下小姐
妹这副动情的模样更是醉人,杨存不舍的舔了舔嘴边残留的香气,坐起身后,在
她们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猛然抓住她们修长的嫩腿,有些粗鲁的让小姐妹躺在
一起并将腿分成V 字形,将女孩子那羞涩的地带彻底暴露在自己麵前。

  「呀……」安巧只是浑身一颤,眼神蒙眬看了杨存一眼就羞涩的闭上眼睛。
毕竟也不是第一次鱼水之欢,自己的身子不知被他看过多少次了,即使这次有妹
妹在一旁,但杨存眼 那种越来越浓郁的欲火却让可爱的少女读出这个男人对自
己的喜欢。

  「姐……」安宁羞怯的哼着,当感觉双腿之间一凉的时候,脑子也是一阵发
空,紧紧抱住姐姐的胳膊,却又羞涩的别过头去,强忍着要合拢双腿的颤抖,任
由紧张得有些僵硬的玉足在空气 瑟瑟颤抖着。

  一模一样,即使安宁比较丰满一些,但这对小姐妹不只是相貌,就连身体都
一样,杨存被眼前的一幕弄得几乎要晕过去。分开的粉色玉足之间,已经被自己
开苞的安巧和妹妹的羞处几乎没有区别,同样粉嫩得就像新鲜出炉的小馒头一样,
虽没有成熟性感的那种魅惑,但那淡淡的粉色肉缝却让人有更浓烈的占有欲。

  「姐,你、你叫他,别看……」安宁羞得几乎快哭了,断断续续的嘤咛更是
柔弱可人。毕竟是处女之身,以前从没被人看过身子,哪受得了杨存将她摆出如
此羞人的姿势。

  「宁、宁儿,啊……」安巧颤抖着,刚想说话的时候却忍不住呻吟一声,一
副不敢相信的模样,浑身抽搐紧紧皱起眉头,小手也狠狠的抓住床单。

  「姐,怎幺了?」安宁低头一看,顿时转过头去不敢看了。

  此时杨存已经按捺不住了,他一手摸在安巧湿淋淋的阴部上,轻轻揉捏着她
敏感的小阴蒂,手指更不客气的借着充足的润滑插了进去,在 麵轻轻抽送着,
令安巧浑身直颤抖。眼看安宁羞涩又震惊的模样,杨存顿时色迷迷一笑,让她吓
得连忙低头不敢再看。

  「啊……」就在安宁忐忑不安的时候,杨存也没有放过她。在刚才剧烈的挑
逗下,安宁已经是湿润无比,即使不像安巧那样经过人事而泛滥成灾,但床单上
也湿了一大片。杨存的手轻巧往上一抚,却兴奋发现姐妹俩的阴蒂居然都在同一
个位置,而且形状、大小甚至连敏感度都差不多,让杨存眼 出现血丝,忍不住
开始玩弄这娇羞的小处女最敏感的地带。

  「不要,酸,呀……」安宁娇喘轻颤着,难受的皱起眉头。到底是处女之身,
怎幺经得起这样剧烈的挑逗?反应上比姐姐更是剧烈。她小手紧紧抱住姐姐的手
臂,樱桃小口合不拢「嗯嗯啊啊」着,被性感带那无比浓烈的快感冲击得几乎要
晕厥过去。

  双胞胎少女此时一丝不挂躺在床上,分开玉腿,彻底暴露那最迷人的地带。
眼前的豔景让杨存的欲望更是高涨,双手不停爱抚着她们的阴部,在她们开始压
抑不住呻吟的时候越来越卖力,没一会儿就已经弄得两个少女都是爱液横流,满
身香汗,然而即使如此,杨存也不会轻易放过她们,继续让人兴奋得几乎要发疯
的玩弄,直弄得她们连话都说不出来,只有急喘呻吟的分。

  「爷,死,不要……啊……」

  「酸、酸死了……别,别再弄……别按……啊……」

  在不停的玩弄之余,杨存一低头又含住她们颠抖的乳房,来回品嚐着姐妹花
嫩乳不同的滋味。这更是火上加油,原本就被玩弄得酥爽连连的小姐妹哪还受得
了这种刺激?安巧顿时两眼一白,「啊」的大叫一声之后不自觉的弓起小腰,一
阵几乎快要窒息的僵硬之后,花穴剧烈的蠕动,火热的爱液喷洒而出,几乎喷了
杨存满手都是。

  安巧在妹妹麵前被玩弄到高潮,当杨存的手不舍的扣弄两下然后湿淋淋的离
开时,她几乎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只有喘气的分,毕竟曾品嚐过快感的颠
峰,身体比妹妹更敏感一些。杨存看着她瘫软如泥的模样,满意的笑了笑之后,
左手继续在安宁的阴部上爱抚着,让安宁压抑的呻吟越来越大声。

  「不要,酸,呀……」安宁此时已经被杨存挑逗得脑子一片空白了,樱桃小
口合不拢的呻吟同时,杨存又顺势将另一手抚上她的红唇,在她还没发觉的时候,
将满是安巧爱液的手指伸进她的小嘴 。

  「呀……」安巧沈浸在高潮的美妙中,半睁半闭的一瞥,顿时羞得不敢 头,
但也不忘狠狠白了杨存一眼。只是这一眼柔媚万千,那挥之不去的情欲味道,让
杨存享受其中。

  「呜……」安巧抓住杨存的手臂,小嘴本能的吸吮着杨存的手指,害怕自己
呻吟出来。在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杨存诱惑她将每一根手指上所有姐姐的爱液
都吞咽下去安巧看着妹妹伸出舌头时,那单纯的俏脸上有着说不出的妩媚,顿时
浑身一颤,身体又敏感的颤抖起来。

  「真干净啊……」杨存淫蕩的笑着,满意的看着手掌上满满的爱液被安宁的
口水取代,晃了一下之后,顿时羞得安巧又气又不好意思。

  「不能,酸,呀……」安宁到底还没被开发过,这会儿即使快感连连,却远
远未达高潮的程度。在一阵哭泣般的呻吟中,杨存停下了动作,顿时让她浑身一
空,有种说不出的失落感。

  惭愧啊,手晃动了那幺久居然还搞不定这小妮子。杨存晃了晃有点发酸的手
臂后,眼看着安宁在气喘吁吁中睁开眼来,不解又含羞的看了看自己,心 清楚
她喜欢上了这种滋味,顿时喜出望外的低下头去,粗鲁的亲吻她的小嘴,兴奋的
哼道:「乖宁儿别急,爷这就来了,保证让小宝贝舒舒服服的。」

  「呜……」少女沈浸在湿吻中,浑身一颤,被这露骨的话一逗,眼 的水气
更浓郁。

  在亲吻的时候,杨存已经按捺不住将她的双腿大大分开,架在自己的腰上,
让那已经泛滥成灾的处女穴高高拱起,胯下已经硬得几乎快爆炸的命根子轻轻靠
近。火热坚硬的龟头慢慢抵在那条迷人的小肉缝上,感受着这副身体的青涩和现
在火热的温度,刺激得杨存差点控製不住就这样射出来。

  「宝贝,你那 真热啊……」杨存吻得她快窒息了,这才直起身来握住命根
子,在她可爱的小肉缝上来回磨蹭。此时处女的阴部已微微外露,湿润一片中,
隐约可见 头那红——的嫩肉散发着湿润的火热,更是磨得杨存舒服到极点。

  「呜……」安宁闭上眼不敢听这些羞人的话,但清晰感觉到那根吓人的大东
西凑上来时,她还是紧张得连呼吸都有些停滞。浑身的颤抖中,性器的接触带来
截然不同的挑逗,令年幼的她心髒有些承受不住,更担心那幺大的东西会怎幺侵
占她小巧青涩的身体。

  「爷,您要轻点……」安巧到底是姐姐,一看妹妹担心得额头上都有冷汗了,
马上抓住妹妹的手心疼而又羞怯的说:「宁儿虽然调皮了点,但也是个孩子,您 ……
您可不要吓着她了。」

  「我知道,放心吧,我的巧巧大宝贝。」杨存满脸严肃的点了点头,顺手一
把将安巧推到安宁身上,在她的疑惑与不解中将腰猛然一挺,一发命中的龟头借
着泛滥爱液的润滑,「噗嗤」一下,钻入安宁紧凑无比的处女穴中。

  「啊……」杨存顿时感觉脑子一僵。好紧,紧得几乎像是被紧紧勒住一样!
即使安宁已经有了足够的润滑,不过到底是青诞的小处女,那四麵八方无所不在
的包围依旧让杨存在享受之余仍旧隐隐发疼。

  「呀!」安宁也粉眉微皱的哼了一下,下半身似乎像是被硬塞进一颗鸡蛋一
样,即使不是很痛,但那不适感还是让她出自本能抱紧了姐姐的身体,嘴 含糊
不清的呻吟着。

  「宁儿不怕,放鬆,放鬆……」安巧顿时明白杨存的意思,连忙抱紧妹妹的
身体柔声劝慰着,只是这时高潮后的身体还有点敏感,当自己的乳房和妹妹的乳
房挤压在一起时,那种特殊的感觉令她脸一红,浑身也打了个冷颤。

  「姐,好、好胀……」安宁有气无力的哼着,小手紧紧抱住姐姐,似乎是寻
求安慰一样,毕竟眼前最亲的只有这年纪一样却对她疼爱有加的姐姐。

  「不怕,只会痛一下子,一下子就好了……」安巧一边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杨
存,一边在她耳轻声细语道:「女孩子都会这样,那种疼痛就像蚊子咬一样,一
会儿就没事了。」

  杨存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可女孩子要过这一关,长痛还不如短痛,此时安宁
的阴道正有力收缩着,那幺有弹性的蠕动让杨存除了爽到极点之外也有点发疼。
何况这时龟头进去一点就已经顶到她薄薄的处女膜上,那一层小小的肉膜和眼前
楚楚可怜的少女,瞬间刺激杨存无法控製的欲望。红着眼抓住安宁那细嫩的小蛮
腰后,杨存再也控製不住低吼了一声,往前狠狠一压。

  「哦,姐,我……」安宁好不容易放鬆下来,刚想说话的时候,突然下半身
一阵火辣辣的疼,顿时痛得她「啊」了一声,睁大眼睛颤抖着,脸色有些发白了。

  「啊……」杨存顿时感觉脑子一片空白,心理和快感都已经愉悦到极点,清
楚感觉到自己的龟头剌破那象征纯洁的肉膜,一马平川直入她冰清玉洁的身体 ,
彻底的占有了这个美丽的小可爱,一瞬间,那种征服般的满足感让杨存体会到灵
魂上极端销魂的颤抖。

  「姐,骗人,好痛啊……」安宁顿时眼眶一红,身体使劲扭着,试图让体内
的巨物赶紧离开,几滴泪珠一落下就再也忍不住哭了,一边抱着安巧一边委屈而
又疼痛的颤抖起来。

  「宁儿不怕,一下子,就疼一下子而已,马上就不会了……」安巧顿时心疼
极了,虽然知道会这幺痛,可一看妹妹泪眼婆娑的模样心都要碎了。安巧慌张而
又心疼的劝慰着妹妹,即使妹妹不知从哪来的力气抱得她有点痛,但看见妹妹疼
痛的模样她心 更疼。

  「呼……」杨存呼了一大口气,咬着牙忍受处女阴道紧到极点的蠕动。嫩肉
充满弹性的跳跃着,在毫无缝隙的紧紧包围下,那无与伦比的美妙令人脑袋要爆
炸开来,如果不定下心神的话,杨存都不知道自己要射多少次了。

  「姐……」安宁低声啜泣了,挣扎好久也没了力气,任由那巨大的玩意在她
体内兴奋跳动着,却依旧如同小孩子般抱着姐姐哭泣委屈。

  「宁儿不怕,姐姐在这……」安巧温柔的安慰着她,分神间回头看了一下,
此时杨存的命根子已经插在妹妹的身体 ,被那可爱的小肉缝紧紧吻住,除了氾
滥的爱液之外,还挤出一丝丝处女落红,心 顿时五味杂陈, 头看着杨存的时
候,眼 既有醋意,又掩饰不住心 浓郁的爱意。

  「你们真好……」杨存被她这柔媚的一眼看得心 一颤,腰一弯,抱住姐妹
俩相拥的身体,亲吻着她们身上发烫的肌肤,有几丝激动的说:「巧巧、宁儿,
我会一辈子对你们好的!」

  「呀……」这一动,命根子也往 麵钻了一下,安宁顿时粉眉微皱哼了一下,
只是那无比的疼痛中又多了一些她不懂的舒服。

  「您轻一点,宁儿还会疼呢!」安巧顿时又羞又喜,不过听见妹妹的声音,
还是娇嗔着白了杨存一眼,哪个做姐姐的会将妹妹送到自己男人的床上?即使生
性温顺贤慧的她也觉得心 不是滋味,何况即使能如此大方包容杨存的荒唐,但
她还只是个年幼的小女孩。

  「我知道,我会轻轻的……」杨存说话的时候凑了上来,舔着她的耳朵色眯
眯的说:「就像我家巧巧第一次那样,轻轻的,温柔的,让小宁儿和你一样,欲
仙欲死的晕死过去。」

  「讨厌……」安巧顿时不好意思到了极点。

  「姐,我、我还会疼……」安宁一边哭一边忍着疼痛,呼吸变得不是很顺畅,
这时还是不太敢麵对杨存,只能抱着姐姐诉说她的不舒服。不过即便听不太懂杨
存的话,还是本能的知道这些话的露骨和淫秽,让她的声音一下子变得有些细小。

  「马上就不会了,不会了……」安巧到底青涩得很,眼看妹妹此时楚楚可怜
的模样,安慰的话只剩这几句而已。

  「宁儿,来,让爷好好疼你。」杨存经验不多,不过知识却是无比丰富,马
上低下头,深情的凝视,直到楚楚可怜的安宁害羞的闭上眼后,这才慢慢吻着她
的俏脸,用舌头舔去她脸上的泪珠。这暧昧到极点的动作别说安巧看得又羞又嫉
妒,就连疼痛中的安宁都是浑身一僵也不再喊疼。

  双手慢慢握住她的嫩乳玩弄一阵,又在她僵硬木讷的回应中给她一个湿吻,
让她几乎快要窒息。在温柔的爱抚中,安宁的身体放鬆许多,有些发白的小脸再
次被那动情的红晕取代,在杨存弯着腰吸吮她嫩乳的时候,看着旁边一脸不好意
思的安巧,突然邪念一动,轻轻抓住她的手,将她也往下拉。

  「做、做什幺……」安巧浑身无力任由杨存摆布着,直到枕在妹妹柔软的嫩
乳上时,仍旧不明白杨存要做什幺?

  「宝贝,来。」杨存色迷迷的一笑,搂着她的脖子,当着安宁的麵开始亲吻
着她,而他手也没閑着,继续在安宁身体上游走,安宁气喘吁吁的看着姐姐和杨
存亲吻,微微疼痛之余,心 突然也有点不是滋味,但被这满是情欲的空气包围
着,年幼的小脑袋没办法多想什幺。

  一阵火热的湿吻之后,安巧气喘连连,连意识也有点模糊,趁着这个机会,
杨存慢慢地将她按在安宁的嫩乳上,冲动而又满是期待的看着她。安巧半睁着眼
娇嗔的白了杨存一眼后,脸一红,却闭着眼睛伸出小舌头,僵硬而又颠抖的在妹
妹那可爱的粉色小乳头上舔了一下。

  「呀,姐……」安宁顿时如遭雷击,有些惊恐的看着姐姐舔着自己的乳房,
那种感觉传到脑子 几乎让她吓得差点跳了起来。

  「别动,你姐姐这是疼你呢。」杨存当然不会让她打扰好事,马上把手指插
进她的小嘴 阻止她说话,手指下流的抓住她的丁香小舌揉捏挑逗着,一下子就
让安宁发出难受而又动情的呜咽声。

  安巧眼看杨存如此轻薄妹妹,在羞涩之余,又体会到一种极端荒唐的快感。
她娇羞的白了杨存一眼之后继续低下头抓住妹妹的乳房,闭上眼后,将这想象成
杨存的身体,温柔而又细腻的舔弄着,银牙轻咬,嫩舌柔吮,缓慢而又极度着迷
的品嚐着妹妹这充满诱惑的身体。

  「小宁儿,好好享受吧!」杨存有些感动的看了看温顺无比的安巧,满足而
又下流的笑了笑之后,便吻着她的脸,慢慢含住安宁的另一边乳房,轻轻吸吮着
她敏感的小乳头,感觉少女的身体微微抽搐之余,也开始放鬆下来,心念一动,
腰往后一退,一直压抑着欲望的命根子开始轻轻抽动着。

  「呜……」安巧顿时发出哭泣般的呻吟,脑袋被这重重的快感冲击得几乎要
爆炸了。男人粗糙的舌头、姐姐柔软的舌头、处女穴 那怪物兴奋的跳动,交织
在一起的快感让她感觉自己的灵魂几乎要崩溃了。

  巨大的命根子微微拔出,几乎翻开那可爱无比的小肉缝,鲜豔的嫩肉好似盛
开的花瓣一样,沾染着处女血,象征着这个身体的纯洁。杨存和安巧只是一看,
彼此都从对方的眼 读出一种荒唐至极的兴奋,唯有